所以飘忽如游魂

想念,是我生活的重心。


當蓉蓉知道我漫無目的活着時,遂感到無比驚訝。我沒有說出口的是–想念,就是我生活的重心。


除了工作,就往家裡去,我無力去作其他的事,也不能和其他人交際或約會。坐在電腦前就想你何時會出現、走到這裡哪裡時就想曾經你也經過,回到家更可以專心一意,心無旁鶩的作最認真的想念。


所以心無大志、所以飄忽如遊魂,所以在人群中發呆,沒有發現身旁的人和我說話。


想念已經成為下意識動作,輾轉反側間意識尚未清明,就如一縷夢優游於兩個世界中緩緩穿梭。提醒我,關於你的存在和離去。